发新帖

老骥:漫谈“吃共产党的饭,砸共产党的锅”

游客    游客  6月前

版权归属原作者,转载请注明来源>三思岛 SSSdao.com
www.sssdao.com/?thread-2103.htm


  现在,“吃公铲党的饭,砸公铲党的锅”成了一句热词,除了此话是从党的总书记口中道出外,还因为它的确切中了时弊。这句话的意思是指有些人,拿着公铲党的俸禄却干着反对公铲党的事。这种现象极具颠覆性,按理说,既然吃人家的饭,就要感人家的恩,怎么能砸人家的锅呢?反过来,既然砸了人家的锅,就不准再吃人家的饭,为何还照吃不误呢?还让人不可思议的是,这种违背常理的事居然成了常态,成了普遍现象。更让人担忧的是,这种现象与老百姓的“吃肉骂娘”相呼应,对政权构成极大的威胁。这种现象似曾相识,将时间倒推二十年,它曾发生在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,他们也是“吃公铲党的饭,砸公铲党的锅”,于是苏联解体,东欧剧变。所以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,也是一个亟需认真研究和应对的问题。

  一、首先看看他们都是些什么人?

  “吃公铲党的饭,砸公铲党的锅”的人应该都是公铲党的人,并且是握有一定权利和具有一定影响的人,只有这样的人才既能吃公铲党的饭,又能砸公铲党的锅。邓小平说:“中国要出问题,还是出在公铲党内”,“砸锅”人也不例外。具体是哪些人呢?依我之见:一是普世价值派;二是宪政民主派;三是新自由主义派;四是私有化派。普世价值派主要集中在高校和党校,高校和党校的一些领导和教授是普世价值的推销员。宪政民主派主要群聚在报刊和网站,如《南方周末》、《炎黄春秋》、《共识网》,其中许多专家、学者都是当红的社会名流和政治精英,甚至是国家的智囊,他们是宪政民主的吹鼓手。新自由主义派和私有化派主要盘踞在国务院和国企当中,他们主张和推进经济完全市场化和国企私有化以及农村土地私有化。众所周知,普世价值派是要用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取代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,宪政民主派是要用多党制取代公铲党领导,私有化是要用资本主义取代社会主义。可见,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鸟。

  应当指出的是,“吃公铲党的饭,砸公铲党的锅”的影响很坏,流毒甚广,为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树立了极为恶劣的榜样,于是他们有样学样,比葫芦画瓢。如:美国发生经融危机,中国竭尽全力进行营救,然而美国缓过气来就重返亚太,重兵围堵中国,这就是“吃中国的饭,砸中国的锅”;台湾一直搭乘大陆改革开放的便车,特别是两岸三通后大陆成了台湾的摇钱树,大陆每年背负与台湾巨额的贸易逆差,而且是唯一的外贸逆差,不断向台湾输送利益,但是台湾当局始终投靠美国以武拒统,并且经常与大陆唱反调,这就是“吃大陆的饭,砸大陆的锅”;香港回归以来,不向国家交一分钱的税,也不向驻军交一分钱的费,依靠充当祖国的中转站,发展成为国际金融中心,依靠祖国人民旅游发展旅游业,大幅提高了港人收入,可是有些港人却妄图推翻基本法,大搞违法“占中”,这就是“吃祖国的饭,砸祖国的锅”。

  中国是公铲党领导的国家,美国、台湾当局、香港非法“占中”者,其实就是在“吃公铲党的饭,砸公铲党的锅”,与公铲党内那些人本质上是相同的,实际上后者还是前者的拥趸者,公铲党内的那些人惟美国马首是瞻,他们对蒋经国的民主改革佩服的五体投地,并企图引进大陆;他们对香港非法“占中”几乎从不批评。

  二、再看看他们是从何而来?

  请大家读读以下这些权威的意见,相信自然就会有一个正确的判断:

  1、这两年,我们放回了许多老贵族(指少数民族旧上层)和他们的后代。有些同志说这叫‘宽以待人’,还有人引经据典,说这是‘远怀夷人’。我只想问在座的同志们,我们的民族政策原则是什么?主席曾说过,民族问题,归根结底是阶级问题。我党处理民族问题的主要方式,就是民族矛盾阶级化,化民族冲突为阶级斗争。我们就是靠着这个方法,团结西臧、新疆的少数民族劳苦大众,推翻了贵族奴隶主统治,维护了国家统一与社会主义大家庭的完整。如今,我们却要放回那些曾经的奴隶主和宗教头子,寄希望于他们来’念我恩惠‘!是地地道道的政策倒退!丢了阶级斗争这件战无不胜的武器,我们必将陷入历代王朝与少数民族尖锐对立的怪圈,永远不得解脱!

  ——1984年1月《大胆向中央建言几句》,李学智,中供宁夏回族自治区委员会书记,宁夏军区第一政委

  

  2、主席(指毛)去后,我们就开始翻旧账。翻了一年又一年,如今快10个年头了,还没看到头。有些人,越翻越起劲,越翻越有奔头儿,好像要靠这个吃一辈子!我不评论翻旧账对不对,毕竟,我也是主席下令摘顶戴的,也是主席一句话,送到乡下去改造的。要说翻旧账,我比三四十岁的年轻同志,更有资格翻!我只说一句,眼下是什么时候?我们应该干什么?干什么最有意义?主席从来知道什么最重要:他把我们送到乡下,三线挖洞就没停过;他把书生们送到乡下,原子弹、导弹也没停过;他把秀才们送到乡下,铁路、大坝还是没停建过。他要是只知道折腾,不知道干事,我如今第一个骂他!可他老人家一边折腾一边做事,这一点我服气!如今的一些人们,你们学老人家的折腾,却学不到他的做事。我这个老头子,看不惯!

  ——1985年4月《一个待罪之人的妄言》,丁盛,广州军区司令员,南京军区司令员

  

  3、阶级斗争需不需要年年、月月、天天搞?不需要,因为它的涵盖面太广,很可能成为一种形式主义的面子工程;阶级斗争需不需要搞?需要,因为无论你承认不承认,社会存在阶级分化,有阶级分化就必然有阶级斗争。其实,这不是我们搞不搞的问题,而是你敢不敢、愿不愿面对它的问题。为什么过去我们敢搞?因为过去我们是被压迫阶级,我们反对统治阶级,反对统治阶级利用资本所有权进行资本镇压与掠夺的行为;为什么现在有的同志不敢搞?因为他们已经变成、或正在变成镇压者与掠夺者;他们已经、或正在背叛无产阶级,转而向资本垄断者靠拢;他们已经在内部或外部重建了宗族式资本体系,开始为了家族与个人而进行资本积累……总之,他们已经越来越接近新的资本统治者,所以,他们不敢再搞阶级斗争了!

  ——1988年1月《在当前形势下的一些感受》,刘西元,全国青年联合会主席,总政治部组织部部长,南京军区副政治委员

  4、现在军内有没有问题?有!不只有问题,而且有很大问题!什么问题?明面上,是搞经营,搞三产,军区大院变成贸易公司,当兵的不扛枪,改做买卖了。实质上,是军内划山头、军区分派系,一个山头一个坑,自家坑里无法无天啊!老书记(指万里)说的对:自己山头怎么撑起来?要有钱嘛,没钱谁跟你玩?怎么有钱?搞买卖嘛,倒腾军需嘛,吃后勤嘛,搞这些个来钱快,那是其他买卖比不了的!就是这些个山头主义,让我们军内画地为牢、不务正职、空耗军需,也让我们没了当年的精气神儿。这些年搞轮战(指两山轮战),搞大比武(指1985年中原大比武),战斗力提高了吗?我看未必!各个山头都领着跑着做买卖,搞副业,指望底下的兵多厉害,这可能吗?该干什么,不干什么;不该干什么,卯足了力气干!这个鬼样子,日后中央有行动,指望谁?枪都锈了,党去指挥谁?

  ——1988年4月《军内的问题,需要认真对待》,秦基伟,云南军区司令员,成都军区司令员,北京军区司令员,华北军事演习总指挥

  5、现在的危险,在内部,不在外部。外部的反对者,有些是敌人,有些仅仅是看不清方向的同志。但在内部,在我们当中,在这个屋子里,有些同志却有变成敌人的倾向。他们对组织的限制不满,对组织赋予的权利终将失去不满,对利用职务获取的利益可能无法保住不满,甚至对不能把国有资产正大光明变成个人产业不满!他们希望成为中国的资本统治者,成为中国的财阀领袖,成为中国的洛克菲勒。他们认为组织碍事了,认为只有借助自由、民主的名词,才能获得真正的权力。一句话,他们眼红了!

  ——1988年9月《请各位同志们认真思考》,欧阳斗,北京市市长助理

  6、人要有所畏,而后能立世。人如此,党亦如此。我们畏什么?就当下而言:(广场上)坐在那里的学生,不需要畏,他们还是孩子,是我们的接班人,只是有些叛逆而已;那些戴眼镜的先生们也不需要畏,他们大都是理想主义的书呆子,科学发展还要靠他们;那些个上蹿下跳的幕后斗士们,更不需要畏,他们就是蚍蜉、小丑,捣乱都捣不好,更不会成事……我们要畏的,是我们自己!我们的有些同志,权力大了,可动用的资源多了,就开始反感组织约束了,开始幻想私有化自己当资本家了,开始想着自由竞选自己当大总统了!打着红旗反红旗,说的就是这些人,这些想把组织赋予的权力无限化的人!这些人,是我们需要畏惧的,也是我们必须消灭的。他们,只有他们,是我们的事业的最大的敌人!

  ——1989年5月27日《我们需要真正警惕的》,贾春旺,北京市委副书记兼市纪委书记,国家安全部部长

  7、这十来年,这些红孩子们(指中供高层的子女)确实很不像样子,很不像话。学生们(指1989年)当时的目标,很大程度上,就是他们,这个我们不要避讳。我的子女在干什么,在座同志们的子女在做什么,有几个当工人、当农民的?有几个靠工资过日子的?包括我在内,我们有个能不为子女打小算盘的?……中央这回下决心了,都送出去,统统送出去。这个不会改了,已经定了,只有执行一条路。不管你红几代,不管你爹妈是神是佛,都送出去。你在国外花天酒地也好,酒池肉林也罢,你不能回来,更不能干预国内的政事。这是原则……现在重点是省部级,以后要往下走,有实权的子女统统要走,绝不能留在国内狐假虎威,中央有决心,同志们最好不要挑战底线……

  ——1992年4月《关于中央决议案的补充讲话》,吕枫,中供中央组织部经济干部局副局长,中供中央组织部副部长,中供中央组织部部长

  【注:1978年以后,随着文革期间被打压的党内老干部群体,相继平反,并回到领导岗位。在北京和全国各大城市,掀起来一股猛烈的“红二代、红三代”从商、从政潮,这在当时被称为“大院儿冲击”,又称“第三梯队提前上位”。整个1980年代,大量的“大院红色子女”充斥各个领域的资本积累前沿,制造了相当严重的负面舆论,成为历次运动中,学生、知识分子抨击的对象,并受到社会各阶层的普遍反感。有鉴于此,1990年以后,中央经过反复调研,出台了”建议中高层领导干部子女出国留学“的内部决议,即“在尚未健全规范领导干部子女参政、从商条例,尚无法形成有效监管的情况下,尽量鼓励中高层干部子女出国留学、生活,以此避免其干预国内政治生活”。从此后,中高层干部子女出国生活成为常态,并在一定程度上,避免了这个阶层对国内政治运营的干预。】

  8、最近这么高调(指1993年毛诞辰100周年时,中央大规模的宣传活动),有几人是真心的呢?我看不多,群众真心的多,越往上边越少。这阵子风,多往军事上刮,不错,主席在打仗上是杰出的,这个你承不承认,都是事实。但主席之所以是主席,你后面的人,第二代、第三代……都取代不了,就不只是军事上的事情……主席在建国后,干了三件大事:一是彻底剥夺文人群体的特权,打破他们对舆论的垄断;二是坚决摧毁敌方宗族势力与家族经济割据,让国法完全取代族权、族规,三是坚决打掉党内的资本集团,谁拉起山头来就整谁。这三点,是主席区别于历史上“定鼎中原”的各家皇帝的主要方面,不宣传这三点,却去纠缠于军事问题,可笑啊……如今路走得不稳了,需要主席这面大旗撑腰了,等哪天又站稳了,这面旗是不是就可以彻底丢了?

  ——1993年5月《在老干部座谈会上的发言》,宋任穷,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团长,东北局第一书记,中供中央组织部部长,中央书记处书记

  9、 这是值得高兴的日子,但不用太兴奋。它回来了(指香港回归),至少是名义上回来了。不过人家政治、司法、行政自成一套,本质上就是和当年的租界没区别。这不是贬低它,而是有话直说。这种单方面的事实独立,再结合我们处于弱势的意识形态地位,最终只能导致一个结果,就是:它发展的好了,是它民主自由、法制健全,抗拒我们干涉的结果;它发展遇到困难了,就是它自由受我们限制、法制被我们破坏、经济被我们拖累的结果。总之,无论回归后,它是好是坏,都极有可能把我们当作对立面,进行导向型攻击。我本人,一点也不看好两边能互利互惠地作为一家人过日子。

  ——1998年4月《回归后续发展的几点预测》,李欣欣,中供中央政策研究室研究院,中供中央政策研究室社会研究局副局长

  2015年1月3日


更多内容请访问>三思岛 SSSdao.com
赞赏支持
收藏
猜你喜欢:
  • 男女朋友在确定恋爱关系后,干的第一件事是什么?……现在女生都这么开放,这么多不可描述……气得我踢翻狗粮!
  • 美国白人警察多次执法杀死黑人,竟无罪释放?
  • 洋垃圾外国人在中国:巴西男子酒吧驻唱,与2名中国女子同居,或涉吸毒,16楼高空抛物,连沙发都敢扔……
  • 哭得泪水涟涟,因为再也回不到从前!人生最是伤心时,莫过死别与生离!
  • 南非华人店铺遭黑人抢劫,女店主没反抗,仍惨遭黑人劫匪杀害!
  • “丁丁”太小?做阴茎增大手术注意事项:俩美国男人做阴茎增大手术发生事故,一死一残,可怕!
  • 夫妻怎样才能和睦?这些夫妻相处之道,让夫妻恩爱,家庭和睦,值得所有夫妇学习!
  • 西方有多自由?欧洲法国40%男人随地大小便,德国600多年的世界最高教堂,快被西方人“尿”倒了……
  • 墨西哥毒贩:贩毒猖獗,墨西哥贩毒集团渗透国家政府部门,可怕的墨西哥毒犯!
  • 怎么让喜欢的女生答应做我女朋友?不让女生拒绝的最好方式就是不要表白,直接行动!
  • “中国人滚出去”法国奢侈品牌公然歧视殴打华人,只敷衍道歉,中国网友不买帐!买奢侈品,国人何自贱?
  • 女人被家暴时怎么办?教你怎么面对家庭暴力,网友们面对家暴时的处理方法!
  • 世界上童婚人数最多的国家:印度童婚现象普遍,8岁女童嫁给40岁印度男子,新婚夜惨死……
  • 备胎脱困:不要留恋不爱你的女人,会有更美好的人在未来等着你
  • 结婚后流的泪,都是女人当年选老公时脑子进的水!
  • 把本文分享给他人
    最新回复 (0)
      游客    登录
    1
    返回
    发新帖
    游客
    主题数
    0
    帖子数
    0
    注册排名
    0